首頁 >> 哲學
數據的賦權與祛權:基于微觀權力的數據倫理分析
2019年10月05日 10:48 來源:《倫理學研究》 作者:張衛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引言 

  數據的倫理價值分析是當前諸多人文社會學科共同關注的熱點話題, 由于不同的學科 (如政治學、經濟學、管理學、法學、倫理學等) 所關心的方面不同, 所采取的分析視角和方法也不盡相同, 這些分析視角相互補充、相互啟發, 有助于我們全面深入地理解數據所引發的社會倫理效應。本文嘗試從“微觀權力”的視角對數據的社會倫理后果進行分析與闡釋。

  “微觀權力”概念來自法國思想家福柯, 它與宏觀的“王權”和“法權”相對。“王權”和“法權”以“剝奪和死亡為中心”, 具有生殺予奪的強制力與震懾力。“微觀權力”則“以一種十分隱蔽的方式悄無聲息地進行著, 它沒有法律的威嚴神態, 也沒有革命的激昂熱情, 但它卻以一種潤物無聲的高超技巧塑造著每一個現代人的主體意識, 從而將整個社會納入它的監視、控制之下。”[1]它表現在各種有形和無形的建制之中, 既存在于人與人之間, 也存在于人與物之間。工廠、學校、監獄、軍營、家庭等場域都可以見到“微觀權力”的身影。福柯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 “微觀權力”的作用機制本質上是以“技術”的方式體現的, 技術以一種意志性力量規范和影響著人們對世界的感知和行為, 塑造著整個社會與世界。

  很顯然, 數據技術就是這樣一種“微觀權力”。它像一道“普照光”, 照亮了世界的每個角落, 讓我們看到以前不曾看到的景象;另一方面, 它也讓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曝光在“全景式監獄”的監視之下。換言之, 數據一方面賦予人類以新的權力, 同時又剝奪了人類原有的某些權利, 本文把前者稱之為數據的“賦權”, 后者稱之為數據的“祛權”。賦權和祛權是相伴而生的, 它既體現在“同一主體”身上, 也體現在“不同主體”之間。每個主體都會被賦權和祛權, 但不同的主體被賦權和祛權的程度又是不同的, 下面我們將從“同一主體”和“不同主體”兩個維度分別予以分析。

作者簡介

姓名:張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