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烏托邦的二重性:審美烏托邦研究的出發點
2019年09月30日 23:09 來源:《山東社會科學》2018年第12期 作者:周均平 字號
關鍵詞:烏托邦;二重性;審美烏托邦;出發點

內容摘要:烏托邦作為人類最重要的精神現象之一,是一個涉及廣泛領域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

關鍵詞:烏托邦;二重性;審美烏托邦;出發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周均平(1954- ),男,文學博士,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文藝美學及審美文化研究,山東 濟南 250014

    關鍵詞:烏托邦;二重性;審美烏托邦;出發點

  內容提要:烏托邦作為人類最重要的精神現象之一,是一個涉及廣泛領域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也是引發激烈社會和學術論爭的重大社會和學術問題,對它的基本認識和價值評價存在著嚴重分歧甚至否定和肯定的根本對立。筆者認為烏托邦是一種悖論性存在,具有二重性甚或多維多層二重性,主要表現在人學前提、基本語義和原始文本、性質內容和構成要素、功能作用和實踐效果或現實化歷史化、價值評價和價值取向的二重性等等烏托邦本身及與其不可分割的主要因素上。通過何種途徑或方式揚長避短,走出烏托邦二重性的悖論和困境,審美烏托邦獨特的性質特征等決定了它似乎是一種最佳選擇。在這個意義上,烏托邦的二重性就邏輯且歷史地成為審美烏托邦研究的出發點。

    標題注釋:本文系作者主持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審美烏托邦研究”(項目編號:09BZW010)的階段性成果。

 

  烏托邦作為人類最重要的精神現象之一,是一個涉及廣泛領域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烏托邦及其精神植根于人的本質,為人所特有,是人類前進的精神原動力之一。在一定意義上說,沒有對指向完美的烏托邦的追求,就沒有人類的進步。作為一種“元敘事”,它幾乎貫穿人類世界的整個歷史,構成了人類想象世界與現實生活里的特殊一隅;但烏托邦也是引發激烈社會和學術論爭的重大社會和學術問題,對它的基本認識和價值評價存在著嚴重分歧甚至否定和肯定的根本對立。否定派以其理論上的缺陷特別是實踐上的屢屢失落和嚴峻困境,給其加上極權主義等等帽子,推出種種烏托邦衰落、窮竭、告別、終結、死亡論,主張拒烏托邦于千里之外乃至置之死地而后快:肯定派則以其種種積極因素和作用,提出烏托邦復興、召回、重構、重建論,希冀將其復興和重構。可謂涇渭分明,水火不容。為什么對同一事物的認識和評價會出現如此巨大的差異和分歧?這是烏托邦本身的問題,還是烏托邦所依存的人和社會及實踐的問題?有人認為,烏托邦本身沒有問題,是人對烏托邦的認識和實踐或使其歷史化和現實化有問題。有人認為烏托邦本身即有二重性,而且正是它本身的二重性導致了人對其認識和實踐的二重性。筆者則認為,烏托邦本身和人對其的認識和實踐都有二重性,當然最主要的還是烏托邦本身的二重性。目前學界對這一問題尚未有專門系統的研究,深入探討這一情況,對于我們全面辯證地認識和把握烏托邦性質和規律,揚長避短,以長補短,盡可能跳出惡性循環的宿命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和實踐意義。本文即以盡可能全面辯證地認識和把握烏托邦的二重性為旨歸,為探討審美烏托邦、走出兩難困境、實現悖論超越,確定歷史和邏輯的起點或出發點。

  筆者認為烏托邦是一種悖論性存在,具有二重性甚或多維多層二重性,具體表現在烏托邦本身及與其不可分割的主要因素上。烏托邦悖論或二重性的主要表現可大體歸納為如下五大方面。

  一、人學前提的二重性

  烏托邦是依存于人和人類社會的社會現象。離開了人,離開了人類社會,烏托邦將不復存在。眾所周知,人是我們目前已知的最復雜、最高級的生命存在。當然在一定意義上說,也是最富于矛盾性、悖論性的存在。許多著名的哲學家和思想家對此曾做過簡明扼要的概括。如:人生而自由,卻又是“被拋”進人世來的;人生而自由,卻又無時不在枷鎖之中;人會思想,卻只是一根“蘆葦”;人半是天使,半是野獸;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許多偉大的文學家和藝術家對此也曾做過無比生動形象的表現。如魯迅塑造的蜚聲世界文壇的文學形象阿Q,質樸愚昧但又圓滑無賴,率真任性但又忍辱屈從,狹隘保守但又盲目趨時,排斥異端而又向往革命,憎惡權勢而又趨炎附勢,蠻橫霸道而又懦弱卑怯,敏感禁忌而又麻木健忘,不滿現狀但又安于現狀,其性格就是一個由各種性格因素按一定的結構方式構成的充滿矛盾的復雜有機整體系統。“各種性格元素分別形成一組一組對立統一的聯系,它們又構成復雜的性格系列。這個性格系列的突出特征就是兩重性,即兩重人格”。①這是阿Q之所以具有永久藝術魅力的奧秘所在。

  就連審視科技發展,也無法脫離對人的復雜性和二重性的反思。就人與自然、人與科技的關系而言,人性系統自身就表現出極強的矛盾性。人性的矛盾就在于,既要依賴于外界自然而生存,又要謀求自己獨立的、愈益否定這種依賴的生活世界。越來越高精尖的科技,便是人性企圖否定和超越自身對大自然之全面依賴的產物。在這樣的矛盾中,人性有時跟物性難以區別,有時與獸性難分伯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人性有時又頗類神性。當人在改天換地的各種社會實踐中展現出無比的智慧和卓絕的能力,當人把自己的道德人格修養到“天人合一”“物我一體”“民胞物與”“與天地精神相往來”的境界時,“神”的形象會浮現在腦海,人儼然上帝。于是,有人把人性看成是物性、獸性和神性的矛盾統一體,有人把人在具體的現實生活中的各種表現抽象成“人性的優點”和“人性的弱點”等。其實這都是人性現實表現的悖論。甚至科技的矛盾與人的矛盾也不是獨立于人性而發生的,它歸根到底是人性的矛盾的一種表現。②

  顯而易見,在人的身上,糾結著獸性與人性、人性與神性、感性與理性、情感與理智、身體與精神、偉大與渺小、崇高與滑稽、悲劇與喜劇、聰明與愚蠢、謙虛與傲慢、真與假、善與惡、美與丑等等多種多樣的矛盾對立關系和因素。它們有時嚴峻對立,有時趨于和諧,有時此消彼長,有時齊頭并進,千變萬化,不可方物。人性的這些矛盾性和復雜性不能不影響到烏托邦的性質及對其的認識和評價。

作者簡介

姓名:周均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