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新時代工匠精神的倫理傳承與類型探索 ——評電影《大路朝天》
2019年09月30日 10:44 來源:《中國文藝評論》2019年第3期 作者:郭克儉 字號
關鍵詞:《大路朝天》;工匠精神;類型化;浪漫現實主義

內容摘要:因執導電影《十八洞村》(2017)而為人熟知的女導演苗月。

關鍵詞:《大路朝天》;工匠精神;類型化;浪漫現實主義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峻冰,四川大學。

    關鍵詞:《大路朝天》;工匠精神;類型化;浪漫現實主義

  內容提要:因執導電影《十八洞村》(2017)而為人熟知的女導演苗月,新近執導的影片《大路朝天》(2018)可謂繼《戰狼2》《紅海行動》《我不是藥神》后又一部較為成功的堅守藝術尺度的類型化電影,它是對“父與子/師傅與徒弟”序列中新時代工匠精神倫理傳承的思考。影片本身突破邊界、跨類融合的有益探索以及浪漫現實主義的詩意表達,都使該片具有感人至深的審美魅力。

 

  英國電影理論家歐納斯特·林格倫在《論電影藝術》一書中認為:電影不僅能成為“為了激動人的感情而激動人的感情,也就是說僅僅為了使人愉快而激動人的感情”的“娛樂”手段;成為“不是為了立即滿足人們的感情,而是要把人們的感情帶進現實生活中去起作用”的“宣傳”手段;而且可以成為“只能表現藝術創作者個人的經歷和觀點”的“真正的藝術”。①顯然,林格倫依據電影承載的主導功能的不同較為正確地說明了:電影可以區分為娛樂電影(娛樂片,以娛樂功能為主導)、宣教電影(宣教片,以宣傳教育功能為主導)和藝術電影(藝術片,以審美功能為主導)三類。

  之于國產電影,宣教電影即主旋律電影(主旋律片):它全部或部分涵蓋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影、戰爭電影和警匪片、傳記片等樣式或類型。在本質層面上,具有創新品格、道德底線的娛樂電影的創作也應被視為真正的藝術創造;而主要承繼娛樂電影傳統的類型(喜劇片、驚險片、警匪片、科幻片、傳記片等)無疑也是如此。美國傳播學者和電影歷史學家弗蘭克·畢佛認為:電影評論家和電影歷史學家應將“類型”與藝術質量較高、十分重視“生產標準”的影片列在一起給予評價,因為“每類電影在電影史上和文化史上都起過各自不同的重要作用”;類型“是由經濟制度產生的”;它們“從內容和風格上都為電影事業的發展開拓了前景”②。

  毋庸諱言,近兩年大獲成功的軍事題材主旋律電影《戰狼2》《紅海行動》以有藝術尺度的類型化的有益探索突破了歷史,它們并非曇花一現的創作經驗、美學規律、接受心理及其所折射出的大眾文化對今后的主旋律電影創作產生了較大影響。顯而易見,不久前引起觀影熱潮的道德倫理電影《我不是藥神》是此路徑;電影《大路朝天》,可謂又一部較為成功的堅守藝術尺度的類型化主旋律電影——對工業題材深情注目的它必將為主流意識形態以及精英文化、大眾文化所矚目。

  一、新時代工匠精神的倫理傳承

  《大路朝天》主要思考了工人與工匠精神的傳承問題,尤其是傳統工匠精神與科技創新的關系問題。片中踏實樸素的老石匠曾慶民(巴登西繞飾)訓斥一天到晚不想當工人只想當干部的兒子曾饅頭(杜天甫飾)時所說的話——“你娃曉不曉得啥子叫工人,工人就是做工的人,就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認認真真用自己的雙手做活路的人!”——無疑是對工匠精神(當然是指傳統的工匠精神)的極好詮釋。站在雨中訓過兒子的曾石匠讓其跪地拜師的場景既具有強烈的視覺沖擊力,也具有感人至深的審美力量,其中所溢出的踏實認真、精益求精、執著奮進、默默奉獻、無限忠誠的文化意蘊讓共和國“工人”和“工匠精神”的概念顯得鮮活、飽滿,很接地氣。

  其實,不只是曾石匠,影片的主人公、退休的筑路工唐金全(李保田飾)也曾告訴過幾十年奮戰在路橋建設第一線的兒子類似的話——作為多個重大路橋項目的總指揮,唐真紅(郭曉峰飾)更加強調拼命實干、優質高效、科技引領及個人成就的快速達成(這既令人肯定,也令人反思,因為科學技術也需要求真、求精、求是精神的引導,也需要有生活、有情感、有個性的人來實實在在地完成)。《大路朝天》的敘事結構統攝了四組“父與子/師傅與徒弟”同為路橋工人的關系線索:(1)唐金全(父一輩,路橋一代)與唐真紅(子一輩,路橋二代);(2)盧通達(父一輩,路橋一代)、盧興旺(子一輩,路橋二代)與盧橋亮(孫一輩,路橋三代);(3)老陶(父一輩,路橋一代)與黑娃(子一輩,路橋二代);(4)曾慶民(父一輩,路橋一代)與曾饅頭(子一輩,路橋二代)。他們之間雜糅著倫理意義上的血緣關系和師徒關系。也就是說,父對子的親情傳承同時也演繹著師傅對徒弟的文化傳承。當然,“工人”的自我認同與“傳統工匠精神”的文化浸潤主導著這種不時閃現苦干、實干身影的傳承鏈條的絕大方面。

  事實上,《大路朝天》所暗示或傳達的并不僅止于傳統工匠精神的傳承問題,導演思考的觸角進一步延伸到科技創新的層面——傳統工匠精神也需要現代科技的加持;要求優質與高效的平衡,科技創新必不可少。細讀本文,不難發現,父傳子,子傳孫,師傅傳徒弟的代際延續,既需要有對豐富的實踐經驗所結晶的代代相傳的“繡花功夫”的持守,也需要適時融入現代科技的競爭、協作、標準、高效的工業美學理念——唐真紅對速度的追求、對成就的執著,對傳統產業工人必須進行技術培訓和鼓勵技術創新的要求明顯地體現了這一點。一直思考自己所學的科技理論知識如何與實踐工作“鏈接”的西南交通大學的畢業生張弛(孫藝楊飾)與對新建成的宏偉的大橋莫名興奮的路橋集團新進女大學生江雪花(楊潔飾)的植入,明顯表征著“互聯網+”與新的時代語境下科技創新元素對傳統產業的融入將成為必需。片中諸如“鏈接=(路橋的)連接”“輪換=更新(升級換代)”“速度=高效”“打洞=探索(創新)”等嶄新工業理念的反復陳述或言說,也呼喚著既秉持踏實認真的傳統工匠精神,又掌握現代科技的新型產業技術工人的快速涌現。

  其實,無論之于筑路架橋,還是其他什么產業,勞動的美無疑既指有一腔熱血,靠體力汗水實干、硬干的踏實認真精神,更應該指智慧施工、綠色施工,以科技為矛,創新為盾的新時代潮流。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1月21日在云南調研考察時說:“在推動產業優化升級上下功夫,在提高創新能力上下功夫,在加快基礎設施建設上下功夫,在深化改革開放上下功夫,扎扎實實走出一條創新驅動發展的路子來。”③同年5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杭州高新區視察時又說:“企業持續發展之基、市場制勝之道在于創新。”④顯而易見,《大路朝天》對“踏實認真+科技創新”的新時代工匠精神的確認契合了主流意識形態,而且也明確傳達出:這種新時代工匠精神應該在企業工作中得到真正的落實和傳承。

作者簡介

姓名:郭克儉 工作單位:浙江師范大學施光南音樂學院

職稱:院長、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