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陸益龍:鄉村振興要做好農民工工作
2019年09月25日 14:2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陸益龍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農民工問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問題,這一問題與特定的社會體制、城鄉關系、工農關系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按照國家統計局的界定,農民工是指戶籍仍在農村,在本地從事非農產業或外出從業6個月及以上的勞動者。農民工的戶籍身份顯現出中國戶籍制度及相關社會體制的特點,他們的從業實踐則又體現出改革開放以來城鄉之間、工農之間關系的轉變。

  國家統計局對農民工的調查監測結果顯示,2018年全國共有2.88億農民工,其中外出打工的有1.7億,本地就業的約1.1億。這樣一個龐大的社會群體之于中國社會而言,可以說具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無論對于鄉村社會來說,還是對于城市社會來說,農民工群體都發揮著較為特殊的功能。如今,在推進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過程中,也必須重視農民工群體的重要作用,做好農民工工作。

  農民工是農村脫貧和鄉村振興的關鍵

  在流行的觀點看來,隨著大量農民工的外出,導致農村的“空心化”或凋敝衰落,而且人口的凈流出使得農村社會經濟發展缺乏內生動力。然而事實上,農民工流動是社會經濟結構轉型與體制共同作用的結果,對待農民工的“大流動”,不宜僅看到其消極社會影響的一面,還應該看到積極的一面。從微觀層面看,農民工的流動實際上是鄉村勞動力適應社會變遷的一種有效策略;從宏觀層面看,農民工群體的流動調和了城市與鄉村、工業化與“三農”發展的張力,形成了更具有彈性的城鄉關系、工農關系。綜合起來看,農民工不是讓鄉村變得衰敗,恰恰相反,他們讓鄉村在現代化、市場化的大環境中獲得一些新的機會及新的可能。

  當前,農村的扶貧攻堅已進入關鍵階段。各地為了實現到2020年農村全部脫貧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戰略目標,正積極地采取各種各樣的精準扶貧措施。針對農村扶貧攻堅的重點是要讓深度連片貧困地區脫貧,目前所采取的易地扶貧搬遷、對口幫扶、產業扶貧、項目扶貧等一系列精準扶貧措施,對于在短期內實現脫貧目標可能起到一定的顯著效果。如果從長遠角度看,解決連片貧困地區的脫貧問題,從根本上還是要為當地居民獲得更多市場機會創造更加有利的環境。在市場化、城鎮化的大背景下,外出打工是農村勞動力獲得新機會、新發展的有效途徑之一。對于農村家庭來說,只要有勞動力外出打工,也就能夠擺脫貧困。因為根據農民工監測結果顯示,農民工的平均月工資能達到3200元左右。一個四口之家如有一人打工,即可保障家庭人均純收入明顯超過貧困線水平。由此看來,農民工在農村脫貧過程中發揮著關鍵性的作用。

  同樣,在推進和實施新時代的鄉村振興戰略過程中,也需要正視鄉村勞動力流動的這一現實,應該看到農民工流動的積極意義,進一步發揮農民工對鄉村振興的重要作用。如果僅從表象來推理,農民工外出打工似乎影響鄉村的繁榮與發展。其實不然,農民工的社會角色具有雙重性,盡管他們到城鎮打工、居住和生活,既對城市的建設和城市社會運行發揮重要功能,同時他們又是農村社會的成員,對農村的經濟和建設仍會有巨大的、積極的貢獻。鄉村的振興,國家建設力量的支持作用雖很重要,但歸根到底還是需要依靠鄉村社會主體的力量,也就是要通過鄉村居民來振興鄉村。農民工群體雖是一種流動的群體,但仍然是鄉村社會的主體構成和中堅力量。隨著農民工得到越來越充分、越來越均衡的發展,他們將會給鄉村社會發展帶來一些新的活力和機遇。特別是那些積蓄一定經濟實力的返鄉農民工,對活躍鄉村市場和振興鄉村產業將會發揮突出作用。

  加強農民工的就業促進工作

  對農民工的認識,曾經有“盲流”的觀點,現在有農村“空心化”的觀點,這些觀點的本質其實就是消極地看待農民工流動。然而現實表明,農民工向農業、農村之外流動既是客觀事實,也是一種大趨勢,而且農民工的非農就業實際上讓農村達到“曲線發展”的效果,因為農民工通過收入水平的提高,大大改變了農村的面貌。我們在看到平常時間里農村空落化景象的同時,也能看到村莊里一幢幢新建的樓房以及春節期間大量的小汽車,這些象征著農村經濟實力通過農民工的流動與發展得以提升。

  對農民工的流動及其非農業就業,需要持積極的支持態度,政府應加強農民工的就業促進工作。對于鄉村振興而言,并不是讓農村勞動力留下來就能實現振興,只有讓勞動力充分就業才是發展的硬道理。因此,就當前鄉村社會經濟的實際狀況而言,促進和保障農民工在非農領域順利就業,是實現農村脫貧和鄉村振興的一條切實可行的、過渡性的路徑。

  為促進農民工更好地就業,政府需加強農民工就業信息平臺建設,加大對農民工就業服務和促進工作的公共投入。在農村基層,一方面可以利用“互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通過農民工就業信息平臺上報和匯總農民工的就業需求信息;另一方面也可通過信息平臺為農民提供工作崗位需求信息。此外,在鄉村治理實踐中,地方政府還可根據勞動力市場的需求信息,有針對性地組織農民工進行職業技能培訓,有組織地開展勞務輸出。

  為創造有利于農民工就業的環境,針對農民工就業的特點,還需要在相應政策方面提供更具彈性的政策支持,如就業崗位和用工形式的一些政策性限制可針對農民工崗位作適當調整。由于農民工就業通常主要在城鎮非農領域,城市管理及就業政策需要協調和考慮農民工的就業需求。在就業促進政策安排上,可專門針對農民工崗位提供一些優待措施,激勵用工單位使用農民工,擴大農民工的就業渠道和就業機會。

  在農民工就業促進工作方面,政策還可為農民工的創業提供激勵和相應的支持。從長遠角度看,實現鄉村振興的產業興旺目標,需要依靠產業融合而不僅僅是農業現代化。在這個意義上,引導和激勵鄉村勞動力在農業外的就業和創業就顯得格外重要。只有促進鄉村非農產業的融合發展,大量農民工獲得更充分發展,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農民的增收難問題。對于農民工在鄉村創業行為,需要在資金、信息、技術以及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加大政策性扶持和激勵,激發農民工的創造活力,開拓農民工非農就業的新渠道。

  有效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

  拖欠工資問題是眾多農民工通常遇到的突出問題,導致這一問題產生的原因復雜多樣,既有結構性成因,也有制度性原因,還有個例特殊因素的影響。為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已經有多種法規政策和監管措施出臺,問題雖有所緩解,但仍然存在著,而且是困擾農民工發展的不和諧、不穩定因素。

  從基層矛盾糾紛監測所反映的情況看,拖欠農民工工資是引發社會矛盾沖突的主要誘因之一。每年春節前,會出現較多農民工因不能及時拿到勞動報酬而進行上訪活動,有些地方甚至會因這一問題而發生群體性事件。拖欠農民工工資不是小事,而是可能影響和諧穩定的社會風險源。由此看來,有效地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是做好農民工工作的重要而又艱巨的任務。

  由于農民工就業具有非正式性、多樣性和復雜性,因而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也復雜多樣,很難找到唯一的根源。要有效地治理這一問題,僅靠源頭治理的方法還不夠,還需要采取綜合治理的措施,既要針對一些拖欠工資問題的成因采取有效防范措施,也要根據現實情況解決及時支付問題,讓農民工的經濟損失得到挽回,將治標與治本結合起來。

  在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方面,政府還需發揮主導作用,在社會中構建起共治機制。一方面不斷完善勞動力市場和用工方面的法律法規,加大執法和監管的力度;另一方面,也可引導農民工、工會、社會組織和執法機關共同參與到這一問題的防范和解決之中,逐步培育和形成守法有序、公平合理的農民工就業環境。此外,針對拖欠農民工工資的秩序風險,還可引入新型農村保險機制,通過政策性保險,來保障拖欠的農民工工資得到及時賠付。

  在新時代,農民工群體的存在將是一個大趨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正視這一現實,積極看待農民工的流動,做好農民工的服務、支持和保障工作,有效治理農民工問題,充分發揮農民工的獨特作用。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理論與方法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陸益龍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理論與方法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