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楊巧 王悅 李仙:流動人口流入地定居意愿與再遷移決策
2019年09月25日 11: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巧 王悅 李仙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58%,流動人口總量已達2.41億。“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是黨的十八大確立的城鎮化戰略新理念,促進流動人口從經濟、社會關系、文化和政治領域多方面融入城市,享受城市發展帶來的系列紅利是進一步提高我國人口城鎮化質量的關鍵。本文采用中國勞動力動態調查(CLDS)2014年和2016年追蹤數據,分析了流動人口不同階段流動狀況變化及其對流動人口遷移決策的影響。

  流動人口流入地定居意愿存在戶籍和城市差異。根據楊菊華等的定義,將調查時為農村戶籍的流動人口定義為鄉—城流動人口,將調查時為非農戶籍的流動人口定義為城—城流動人口,樣本中鄉—城流動人口2014年共有997人,占總流動人口樣本的68.48%,2016年共983人,占比73.74%。分析不同戶籍類型流動人口流入地定居意愿的差異,第一,鄉—城流動人口流入地定居意愿強于城—城流動人口,2014年選擇“非常可能遷移”的鄉—城流動人口達37.81%,選擇“非常可能遷移”的城—城流動人口不足兩成,2016年選擇“非常可能遷移”的鄉—城流動人口占比更是城—城流動人口的3.58倍。第二,與城—城流動人口相比,鄉—城流動人口對是否在流入地長期居留的不確定更強,2014年和2016年不確定是否在流入地居留的鄉—城流動人口占比分別為21.66%和21.48%,高于城—城流動人口15.25%和15.42%的比例。本文根據國務院印發的《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對流動人口流入城市進行規模分類。研究發現,第一,城市規模越大,流動人口流入地定居意愿越強,2014年和2016年超大特大城市有流入地定居意愿的樣本比例分別為39.69%和28.9%,大城市占比分別為28.67%和27.11%,中小城市占比為20.70%和17.80%。第二,鄉—城流動人口在不同類型城市的長期定居意愿均遠高于城—城流動人口,2014年鄉—城流動人口在超大特大城市、大城市和中小城市有明確定居意愿的分別為51.97%、35.77%和27%,而城—城流動人口分別為15.5%、10.26%和9.63%。

  向上流動的流動人口擁有較強的流入地定居意愿。根據流動人口戶口所在地城市等級和流入地城市等級,將流動的梯級變化分別定義為:向下流動、平級流動和向上流動。第一,流動人口城市梯級層面的流動以向上流動為主,其次是平級流動,向下流動的比例最少,2014年和2016年向上流動的樣本分別占比60%和61%,平級流動的樣本分別占31.3%和28.4%,向下流動的樣本分別占8.7%和10.6%。第二,向上流動的人口有流入地定居意愿的比例最高,2014年和2016年占比均在30%以上;平級流動的人口不愿在流入地定居的意愿占比最高,2014年和2016年均在50%以上。第三,從時間上看,無論哪一類梯級流動的人口,2016年有明確流入地定居意愿的人群占比均低于2014年,2014年和2016年向上流動的人口中“非常可能”在本地定居的占比分別為37.95%和31.49%,平級流動人口的占比為13.39%和12.40%,而向下流動的占比為22.31%和20.57%。

  關注流動人口再遷移原因,第一,生活成本與房價是最重要的兩個影響因素,房價高的城市房租相對也高,流動人口整體住房獲取成本較高;此外,房價高的城市,房屋的使用成本會隱形攤入商品價格和人力成本,使得整體生活成本提高。第二,流動人口再遷移決策的考察中,成本對決策的影響比收益對決策的影響更明顯。人口遷移的成本收益考察中,工作機會和工資收入屬于收益層面的考察,而這兩個因素對流動人口遷移決策的影響度均小于生活成本和房價的影響。第三,相較于2014年,2016年房價對流動人口遷移決策的影響增加,房價上漲背景下流動人口遷移決策會越來越多地考慮這一因素。

  房價和生活成本是影響流動人口再遷移的重要原因。進一步根據流動人口現居住地的城市規模分析其再遷移原因:不同規模城市流動人口再遷移的主要影響因素存在較大差異,超大特大城市流動人口再遷移的主要原因是高房價和高生活成本,大城市流動人口再遷移的主要原因是家人需要照顧,其次是生活成本高和房價太高,且兩者占比相差不大,中小城市選擇其他的占比最高,其次為家人需要照顧。

  流動人口的未來定居地選擇以返回戶籍所在地為主。對于不準備在流入城市長期居留的流動人口,面臨著再遷移過程中的城市選擇。流動人口中選擇回老家農村定居的占比最高,2014年和2016年分別為43.94%和44.22%;其次是回家鄉地級市,2014年和2016年占比均為17.56%;2014年和2016年愿意回老家鎮上定居的人群占比分別為12.61%和15.74%。可以看到,對于未準備在流入地定居的流動人口而言,返回戶籍所在地城市定居的意愿非常強烈。

  通過對當前流動人口流入地定居意愿與再遷移成因的分析,提高我國城鎮化質量,需要針對不同規模城市采取差異化的落戶政策。城市經濟發展水平存在差異,公共服務供給水平、就業機會、收入水平和生活成本均存在差異,要結合流動人口,特別是鄉—城流動人口的遷移意愿,對人口流動進行適當引導,促進區域間的經濟、人口均衡發展。此外,當前要堅持住房價格調控,在“房住不炒”思想的指導下,建立并完善住房價格長效調控機制。大力發展住房租賃市場,使得流動人口可以多渠道有保障地解決住房問題,提高流動人口城市居住質量,進一步促進流動人口的城市融入,增強其城市遷移意愿。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人口結構變動對中國住房需求的影響測度及應對政策研究”(14CRK015)、中央高校基本科研項目“城市化、區域房價差異與人口遷移決策”(1910503)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楊巧 王悅 李仙 工作單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

課題:

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人口結構變動對中國住房需求的影響測度及應對政策研究”(14CRK015)、中央高校基本科研項目“城市化、區域房價差異與人口遷移決策”(1910503)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