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發展
“五位一體”“四個全面”是新中國70年建設改革經驗的總結,是新時代中國發展的“戰略邏輯”—— 胡偉:現代化在統籌協調中邁進
2019年09月23日 10:15 來源:北京日報 2019年09月23日 作者:胡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選擇什么發展道路,確立什么戰略路徑,是關系一個國家和民族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新中國70年的歷程歸結到一點,就是探索出一條能夠通向民族復興彼岸的道路,并形成了與之相適應的戰略路線。這條戰略路線,經過黨中央幾代領導集體的發展,特別是經過十八大以后的凝練與重構,形成了“五位一體”和“四個全面”這一新時代中國發展的戰略邏輯。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是支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以及“四個偉大”的四梁八柱,是新時代治國理政的主要方略和頂層設計,也是對新中國成立70周年經驗的一個深刻總結。

  “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是新中國探索社會主義道路的理論總結,其中蘊含了曲折、摸索和覺醒

  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是新中國探索社會主義道路的理論總結,是中國共產黨集體智慧的結晶,其中蘊含了曲折、摸索和覺醒。新中國成立后,我們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上既有成功的經驗,也走過彎路。1978年召開的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把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戰略決策。鄧小平同志強調:“我們黨在現階段的政治路線,概括地說,就是一心一意地搞四個現代化。” “四個現代化”的概念形成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雖然當時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中國發展的迫切要求和正確方向,但受制于實踐和時代的限制,其內涵還不夠完善。因此,在改革開放初“四個現代化”成為一個最膾炙人口的時代符號之時,我們黨就已經開始認識到“四個現代化”不是現代化的全部內容。1979年葉劍英《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就指出:“我們所說的四個現代化,是實現現代化的四個主要方面,并不是說現代化事業只以這四個方面為限。”從今天的眼光看,“四個現代化”雖然字面上包含了四個方面,但其內涵實質上是單一的現代化,即物質文明取向的一維現代化。

  隨著中國共產黨人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認識的深化,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鄧小平同志提出了“一手抓物質文明,一手抓精神文明”的“兩個文明”建設思想,這完全符合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原理。1986年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指導方針的決議》,進一步從適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需要的高度,闡明了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地位和任務。自此,形成了“兩個文明”的二維邏輯框架,相對于“四個現代化”的單一的物質文明取向的現代化概念,是一個重大進步。

  2002年黨的十六大又明確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命題。關于“政治文明”的概念,馬克思早在1844年計劃寫一部關于現代國家的著作的草稿中就使用過,后來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對人類文明體系作過經典闡釋,從物質基礎、上層建筑(政治與法律)和社會意識三個層面構建了分析框架。曾有一種觀點認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強調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兩方面就夠了,因為“精神文明”已經包含了政治領域,沒有必要把“政治文明”單獨提出來。實際上,精神文明并不能完全涵蓋或替代政治文明。這是因為,政治文明既有價值形態,也有制度形態。如果說其價值形態基本可以納入精神文明的范疇的話,那么其制度形態則很難由精神文明來涵蓋。2007年黨的十七大又把“社會建設”寫入報告之中,并提出“社會和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的判斷,把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提上議事日程,由此正式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四位一體”布局。

  黨的十八大在此基礎上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大框架中,提出“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這一理論概括,使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地位更加明確,由此也完成了“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建構。可見,改革開放后中國共產黨人對社會主義建設的探索,經歷了一維到五維的理論發展過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日臻完善。黨的十九大報告把“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進一步提升為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的“五大文明”框架,并作為全面現代化的主要內涵。

  “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對“中國道路”進行了質的規定,要義就在于一體化

  “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重大意義,在于它不僅是“一維”到“五維”量的增加,而且是對“中國道路”進行了質的規定。黨的十八大報告把“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正式提升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范疇。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要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道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就是要堅持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道路,把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有機統一起來,做到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就是要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道路,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就是要堅持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道路,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就是要堅持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的道路,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建設美麗中國。這五個方面必須統籌兼顧,不能顧此失彼。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要義就在于一體化,任何一個方面都不可偏廢,從而形成一個有機整體,這就是新時代中國發展的大戰略和大邏輯。

  “四個全面”是對“五位一體”的重要補充,整合并重構了中國發展的戰略邏輯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2013年3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接受金磚國家媒體聯合采訪時說:我會見一些國家的領導人時,他們感慨說,中國這么大的國家怎么治理呢?的確,中國有13億人口,治理不易,切忌“盲人摸象”。避免“盲人摸象”,關鍵是要以全面的觀點、辯證的觀點看問題。面對新的世情、國情和黨情,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要解決的一個重大課題,就是如何在新時代謀篇布局,砥礪奮進,形成與“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相配套的、總攬全局的戰略抓手。“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就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應運而生的。

  “四個全面”的提出,是對新中國成立70年發展道路和經驗的高度概括,也是對“五位一體”的重要補充,整合并重構了中國發展的戰略邏輯。習近平總書記將它定位為“戰略布局”,毫無疑問它集中體現了新時代治國理政的大戰略、大思路和大框架。在這個戰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階段性目標;“全面深化改革”脫胎于改革開放這一強國之路和發展的根本動力,并增添了“全面”和“深化”的新內涵;“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也是在堅持依法治國這一基本方略的同時,在“全面”和“推進”上發展了這一保障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治國方略;“全面從嚴治黨”同樣在“關鍵在黨”這一根本問題上,強化了新時代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的重要性。因此,“四個全面”抓住了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目標、動力、保障、領導這四根支柱,成為新時代中國發展的戰略布局。

  更為重要的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通過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的連續四次全會,分別把“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逐一進行戰略部署和頂層設計,意義非同尋常。以一屆中央委員會的連續四次全會整體推出一套執政方略,這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絕無僅有。“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作為新時代治國理政的新方略,平衡了經濟發展與政治發展、國家建設與黨的建設、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等不同領域,綜合了理想與現實、目的與手段、當前與長遠、應然與實然各個層面,構成了現階段黨和國家工作的總綱。

作者簡介

姓名:胡偉 工作單位: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