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遺產保護
650年后,安徽鳳陽明中都活起來
2019年09月25日 10:29 來源:中國文物信息網 作者:劉遠富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冥冥之中,父親之前的工作和知識積累,好像都是為了‘發現’明中都準備的。”回想起父親王劍英當年與明中都的相遇,王紅感慨道。1369年朱元璋詔建中都城,整整600年后的1969年,時年49歲的王劍英來到鳳陽教育部五七干校勞動,意外地發現了明中都遺址。因為明清史和歷史地理知識的底子,多年考察研究后,王劍英寫出《明中都城考》,奠定了此后明中都保護研究的堅實基礎。

  在王劍英“發現”明中都50年后,2019年8月20日,第二十屆明史國際學術研討會暨朱元璋與明中都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明中都皇故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旁召開,來自國內外的150多名專家學者齊聚鳳陽,共同推動明史研究和明中都研究。23年前,第六屆明史大會也曾在鳳陽召開,那時王劍英先生的《明中都》一書正式出版不久;曾參加過那次明史大會的專家如今多已是耄耋之年,再次來到鳳陽,不禁感嘆變化之大。

  就在五年前,明中都皇城遺址,還是一片“臟亂的舊城”。雖然早在1982年明中都就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有考古工作者進行零星的考古發掘,但對于明中都遺址的建筑形制、具體面貌仍不是特別清晰。明中都真正迎來轉機是在2013年,那一年明中都皇故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項目獲國家文物局立項,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據此制定《鳳陽明中都皇故城考古工作計劃》,2014年明中都遺址正式啟動了系統性的考古勘探和大規模發掘。

  明中都出土精美基座

  持續考古發掘 揭開中都原貌

  “2014年至2017年,總考古勘探面積達210萬平方米,發掘面積7600平方米,配合清理遺址面積約10000平方米。”擔任明中都考古項目負責人的王志,見證了這幾年明中都的變化。王志說:“王劍英先生在《明中都遺址考察報告》中曾16次提到,需要以后勘探發掘來進行求證。”明中都的全面保護和研究,全面系統地考古發掘是極為重要的。

  據王志介紹,2014年以來的考古工作主要分考古勘探和考古發掘兩個部分:

  三年的勘探,明中都禁垣以內,總體的地層堆積特征、水系走向和主體建筑的分布已基本探明,宮城內總體建筑布局顯現。宮城內的主體建筑分布,前朝區宮殿及門的位置和基本結構,與王劍英先生的調查頗為一致;午門南發現的位于御道兩側的若干建筑組群,與記載的中書省、大都督府、御史臺、太社稷等建筑基本對應。另外,在宮城外西南側發現大批窯址,應是修建明中都時的工程遺存,豐富了對明中都營建過程的認識。

  考古發掘也獲取了豐富的資料,對各類建筑的具體形制都取得了一系列新的認知。

  發掘揭示,明中都皇城中心宮殿的臺基形制并非表面所見的“中”字形,雖然未完全揭露,但判斷其形狀應是較元中都中心宮殿基址更為接近的“工”字形。

  罷建明中都時,午門內已對雨路墁磚,東華門、承天門內則處于尚未墁磚的狀態;罷建時禁垣城以內的水系應已完成,但路網尚未完全形成;從西華門城臺頂部清理可以看出,對城臺頂部收頂施工時掩埋了磷墩,應是罷建后放棄在城臺頂部建樓的表現;外金水河的走向,外金水橋的位置、數量和結構得以明確,發掘揭示出外金水河上為七座橋基;確定了承天門等建筑的形制、結構,發現承天門城臺為“3+2”的城門布局,這在我國古代都城的城門布局上還是首次發現。

  通過發掘確定了明中都“先宮殿后城墻,先宮墻后禁垣”的營建時序;同時,發掘將銘文磚和夯土形態納入時空框架之內觀察,發現了磚文內容和夯土類型的變化規律,窺探到工程管理的不斷成熟化、規范化趨勢。

  發掘還了解到了明中都建設中的相關建筑技術,如土作、磚作和石作技術,尤其是不同形態夯土的發現,為從考古學角度構建營建時序起到了關鍵作用。在對發掘出土的琉璃瓦的檢測中,發現了鋅,使這一技術的發現從明代中晚期提前到了明初。外金水橋被發現使用了堆土筑券法,是這一筑橋方式發現的首個實例;另外橋基券石的卯棒結合部還發現多塞有鐵片或灌注鐵水。

  通過考古勘探發掘,逐漸摸清了明中都的規制。明中都皇城的規模與很多建筑的規制和豪華程度超過北京故宮,面積為84萬平方米,比北京故宮還大12萬平方米。通過出土文物可見,明中都部分宮殿的須彌座、大殿柱礎的精美程度也遠超北京故宮,北京故宮的很多建制是以明中都為原形。

  觀眾查看明中都午門墻上的石雕

  褪去歷史塵埃 重鑄中都新顏

  考古勘探和發掘,推動了明中都的保護研究。2017年12月,明中都皇故城遺址公園成了安徽省目前唯一一個掛牌的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這其中,安徽省委省政府、省文物局、滁州市政府、鳳陽縣政府也做了大量工作

  安徽省文物局局長蔡小莉說:“明中都作為國家掛牌的考古遺址公園,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將其列入了政府重點工作;安徽省文物局、省考古所配合有關單位研究制定了明中都整體保護規劃,正確指導遺址公園的建設;此外,在管理機制方面,建立了完整的管理體系,確保遺址公園的建設、管理和運營;另外,這些年在國家文物局的指導下,圍繞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建設,推進了一系列配套項目和工程的建設。”

  鳳陽縣委書記徐廣友介紹:鳳陽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歷史文化的傳承保護,明確提出“一座中都城、鳳陽城市魂”理念,及時編制了2010-2030鳳陽城市總體性規劃,將文物保護規劃與城市總規合二為一,深入推進歷史文化名城建設。鳳陽縣政府使出了“洪荒之力”, 自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投入13.8億元,完成了1300戶、20個工廠、10個養殖場、4所學校的征遷工作,調整了5740畝土地利用規劃,經過多年的艱辛努力,遺址保護獲得了明顯進步,取得了顯著成效!

  2018年6月8日,明中都考古工作站正式揭牌,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故宮考古部建立合作,聯合對明中都遺址進行考古發掘;鳳陽的其他配套項目建設也在積極推進,650年后的明中都,活起來了!

作者簡介

姓名:劉遠富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遺產保護.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