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現場傳真
明中都遺址:未來的世界文化遺產
2019年09月25日 10:31 來源:中國文物信息網 作者:周學鷹 等 字號

內容摘要:明中都遺址獨具的歷史文化、科學、藝術等價值,完全可以比照世界文化遺產的立項標準。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周學鷹 馬曉 蘆文俊 王志 劉羽菲

  一、營建明中都

  明中都位于淮河南岸的安徽省鳳陽縣城核心區,是明初規劃和營建的第一座都城。洪武二年詔建中都,洪武八年罷建,歷六年之久,仍未最終建成,可見其工程量之大。《明中都志》云:“規制之盛,實冠天下”。

  然而,洪武八年四月,朱元璋臨時決定罷建中都。《明太祖實錄》云“詔罷中都役作,初上欲如周、漢之制營建兩京,至是以勞費罷之”。不少學者認為罷建中都的真正原因不僅在于此。

  相比較南京明故宮、北京故宮而言,明中都“令天下名材至斯”、殿壇建筑必須“畫繡”、石構件要求“雕飾奇巧”。部分出土文物也印證明中都建筑標準很高,如明中都石刻,如柱礎、階基、欄板、望柱、螭首等,可謂是我國古代石雕藝術巔峰期作品。誠如王劍英先生所言:明中都“在我國古代都城選址、設計思想、規劃布局、宮闕制度、建筑工藝、石雕藝術等方面居于承前啟后的重要地位,是我國建筑史上的瑰寶”。

  展陳的明中都雕飾精湛的蟠龍柱礎

  (鳳陽博物館藏,約2.62 米見方,重達22.2 噸)

  二、從建筑史學、建筑考古學角度認識明中都遺址價值

  建筑史學:明中都規劃與設計開一代規制

  首先,在中國古代都城及宮殿建設史上,明中都規劃與設計開一代規制。明中都規劃與布局是在充分吸收前朝都城精華基礎上,又采取了許多創新之舉。

  皇城選址。它吸取了南京填燕雀湖筑新宮,而使宮城前昂后洼的教訓;選擇在鳳凰山正南,于平緩坡地上“席山建殿”,讓皇城高亢向陽,同時外城又將鳳凰山主峰與萬歲山峰包繞在內,更顯氣勢雄偉。

  平面布局。明中都是典型的以皇城為中心進行設計,從而形成由皇城(相當于北京城宮城)、禁垣(相當于北京城皇城)、外城——由內而外三道城垣組成的都城建筑模式。這種三重方城的總體布局既是《周禮》中的王城規制,又象征三垣,符合《周易》,體現出皇權神授的帝王思想。

  雖然,我國古代自曹魏鄴城之后,都城一般就有南北向主軸線(貫穿不一), 即便貫穿亦非完全對稱。前朝元大都、后世明南京亦無類似橫街。據此,明中都東西向橫街——云霽街,在我國古代都城規劃布局中就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我國古代都城史上空前絕后,實為創舉。

  據此,明中都可以說是研究我國集權社會晚期(又一成熟期)都城規劃設計思想的最佳實例。對明中都遺址的深入研究有助于我們進一步了解與思考中國古代城市建設與發展的演進歷程,無可替代又無與倫比。

  建筑考古學:提供明初都城規劃、宮殿建筑技藝實證資料

  明中都遺址是了解唐宋元與明清中國古都轉變的一個重要節點。

  明中都規劃布局對南京、北京兩都均產生深遠影響。明中都相關資料的深入發掘,對探討埋藏地下、建筑覆壓、難以開展工作的明南京城與明清北京城,十分有益。

  此外,明中都建造時也曾以元代都城作參照。揭示明中都遺址,對認識元大都規劃格局與單體建筑布局等亦有著重要參考意義。明中都是中國都城史上承上啟下的一座里程碑。

  明代單體建筑而言,雖然我國目前現存的明代建筑實例不少,但純粹官方明代建筑數量有限,更勿論原汁原味的明代宮殿建筑。例如,北京故宮三大殿,往往被認為是明代宮殿建筑,實屬清代,僅利用明代舊基。

  因此,明中都遺址能完整揭示明中都皇城的規劃布局、規模制度以及單體宮殿特色等多方面內容,為系統、完整探究明代官式建造技藝與建筑文化等,提供原初、重要、典型的案例。

  明中都皇城鳥瞰圖

  三、從外金水橋、承天門遺址發掘成果看明中都遺址意義

  外金水橋遺址:明中都確立內、外金水河與金水橋制度

  外金水橋遺址于2018年被發掘,共出土外金水橋橋基7座,可分三組。無論是其位置、寬度,還是獨有的“三券三伏”磚券結構,都是高等級規制體現。

  當然,此次外金水橋發掘的意義遠不僅此。依據目前所掌握資料,在我國宮殿建筑群中,將金水橋用在皇城、宮城內外的做法,內、外金水河與金水橋制度雛形的形成,當在明中都。

  明太祖朱元璋在明中都建設中,率先把內、外金水河納入宮城建筑群中。換言之,他或可能公開、明確地把對風水文化與民間信仰追求,納入皇家建設之中,并形成一體化的設計構思、完備的體例。

  另一方面,內、外金水橋這種本該屬于地面宮殿的布局規制,又被朱元璋創造性地運用到陵寢制度中,深刻影響了明孝陵規劃建設,是明代帝陵陵寢制度發生根本性變革的重要表現之一,并一直沿用至清,甚至民國。朱元璋將兩個世界的建筑形制進行全面糅合,體現一種由地下到地面而到天國、由地上而到地下再到天國的循環往復,是其喪葬思想的體現,內容與形式高度統一。

  承天門遺址:“九五至尊”要求的內在體現

  承天門遺址的發掘,為深入認識明中都提供了另一思路。

  承天門是“禁垣”正南門,2015至2018年連續發掘,規模比南京、北京相應門址都大。更重要的是其門洞構造,應是對古代三朝五門形制最直接的模仿和追溯。其“3+2”式門洞格局(也合稱為“五”),亦是一種創新。

  明太祖朱元璋本身對“九五至尊”頗為尊崇。明初僅用于皇家工程,如宮殿、陵墓、壇廟、城墻及儀仗、祭祀等。明中葉以降,隨僭越風氣興起,逐漸流布社會各階層。

  明中都的規劃設計構想,或可能是將以《考工記》為代表的我國官方正統建筑禮制,與風水為最突出代表的民間營造文化,兩者進行高度完美的切合與融合后,綜合創造而成。

  四、明中都國家級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目標:申報世界文化遺產

  1982年,明中都皇故城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明中都皇故城城墻曾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2017年12月,明中都皇故城又被公布為第三批國家級考古遺址公園,其文物價值與歷史意義不言而喻。

  明中都考古工作者,不辭辛苦,堅持“最小面積、最少破壞、展示優先”三原則,以保護為前提,為未來明中都遺址利用與再研究預留了較大的空間。這就為未來的明中都遺址建設中國都城考古遺址公園,提供了堅實基礎。

  這些年來鳳陽縣委縣政府,在有限的財力之下,帶領鳳陽人民,齊心協力,花巨資申報、建設明中都考古遺址公園,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因此,明中都國家級考古遺址公園的建設,包括明中都的考古發掘以及其他多學科的參與和研究等,必在中國考古學史、中國古代都城建設史、中國建筑史乃至世界文化史上,都具有無可替代的學術意義。

  明中都遺址獨具的歷史文化、科學、藝術等價值,完全可以比照世界文化遺產的立項標準。因此,我們認為未來明中都國家級考古遺址公園的建設目標可以、并且必須朝著名列世界文化遺產的方向邁進,彼時的明中都遺址勢必會成為傳承與發展中國優秀文化的重要載體。

  這是明中都考古人的使命,更是時代賦予全體鳳陽人的宿命。

作者簡介

姓名:周學鷹 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