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版
口述歷史:當代澳門歷史研究的重要史料 ——澳門理工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中西文化研究所口述歷史實踐
2019年09月16日 10:3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耿顯家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澳門理工學院是澳門特區公立高等院校之一,其所屬的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開設的課程強調理論與實用結合,設有公共行政學、社會工作學學士學位課程,以及公共政策博士學位課程,致力于教學與科研并重,培養教研實力兼備的相關領域專業人才。其轄屬的中西文化研究所成立于2001年,是澳門研究中西文化歷史的專門學術機構,出版的有關著述成果和專業刊物在海內外享有盛譽,獲得學界同仁的肯定與稱贊。

  近十年來,中西文化研究所的研究重點已從早期的明清時期延伸至民國乃至當代史等領域。在齊推并進眾多研究之中,其有關澳門口述歷史的研究工作,無論在專業學術隊伍、理論研究水平、操作實踐過程、社會推廣宣介等方面,還是從口述歷史研究的深度力度、涉及面之廣、持續時間之久、出版成果之多、影響之大來講,均堪稱頗有特色,已成為澳門名副其實的專門從事口述歷史研究的重鎮。他們以卓有成效的工作,為澳門公共史學發展提供了一種科學的理論方法,積累了豐富而重要的史料,也為開展當代澳門的愛國愛澳教育提供了生動的素材。其顯著成效和工作特點表現在如下諸多方面。

  注重口述歷史理論與實踐過程并重

  口述歷史是史學的一個分支、歷史研究的一個新方法,也是積累當代史料的有效途徑之一。自20世紀40年代口述歷史興起以來,其理論和方法已趨于成熟,因此如何將中外較好的理論構想落實到實踐操作當中,為口述歷史學科建設服務的問題顯得尤為突出和迫切。理論服務于實踐,實踐反過來完善和提升理論的科學性。中西文化研究所在口述歷史理論和實踐方面的一個突出特點是,他們組建精干的學術團隊,密切關注海內外有關理論研究的最新進展,不是拘泥于理論概念的研究和探討,而是善于向他人學習,吸取已有的經驗教訓,注重實務操作,務求在實踐中不斷提升自我。他們借鑒國際通行的口述歷史操作規范,因應澳門口述歷史的需要,制訂了切實可行的實務操作規程,不斷在實踐中學習摸索,以提高團隊的應變能力,從而取得了顯著的工作效果。

  首先,制訂了務實的口述歷史操作規程,為開展工作確立了科學的流程規范。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有規矩才能成方圓。在具體實踐過程中,針對受訪者的不同要求,訪談者在訪談開始之前,為受訪者準備了訪談計劃研究方法與工作步驟、訪談稿轉錄程序與范本、訪談材料整理加工的體例與要求、資料掃描與存檔等規定和具體辦法,使受訪者清晰了解訪談的具體過程及成果的存儲與使用等權益。受訪者同意接受訪談后,他們事先還要求受訪者盡量搜集整理并攜帶與其個人訪談內容或背景有關的紀念物、相片、紀念特刊、剪報、會議記錄等資料來接受訪談。該所設有專門的訪談工作室,各種設備一應俱全,并有專門的技術人員對訪談過程進行錄音、錄像、照相。訪談結束后,由工作團隊負責錄音錄像影音資料的保存、錄像文字整理、相關歷史資料搜集與保存、圖片文件掃描,編輯圖文資料索引并歸檔等工作,形成一個訪談者口述歷史文檔。

  其次,審慎處理文稿整理當中遇到的問題。口述歷史資料文本整理,是一個原則性很強、技術要求很高的工作。受訪者都是具有一定社會閱歷、上了歲數的老人,他們訪談時都習慣于粵語口述,而將粵方言用現代漢語進行表述時,勢必遇到習慣用語和標準撰述的問題,甚至粵方言的有些詞語用語很難找到恰如其分的形象記述,因此文本整理者倘無一定的語言專業水準,是很難勝任此項文字的整理工作。因此,為達到文本的準確無誤、保留受訪者的口述原貌性,以及“信達雅”的標準,他們所秉持的原則是采取問答的敘述形式,盡可能按照受訪者的敘述內容,逐字逐句轉錄,以體現受訪者的個性特點和方言特色,以保持其原汁原味不走樣,盡其所能保留訪談資料的原始性特征。文本整理出來后,他們將訪談稿送受訪者審核內容,同時由受訪者簽署“認可授權書”。為便于操作和使用,他們還將訪談“內容認可授權書”與“書稿出版授權書”合二為一,由受訪者簽署后存檔,清晰明確界定受訪者和訪談者雙方各自的責任和義務,從而為規范口述歷史資料的保存、歸屬和未來的使用提供了法律保障。

  再次,以多樣形式呈現訪談成果。澳門口述歷史資料主要有如下功能與作用,一是粵方言記錄的口述資料,本身就體現了嶺南地域文化的特征,是中國口述歷史的一個特色。澳門粵方言口述歷史具有“搶救”的性質,它是澳門多元文化的象征之一,也是華人社會大眾對自身經歷時代和歷史過程的一種集體回憶和民眾記錄。二是澳門當代史研究的重要史料,是構成澳門當代公共史學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三是體現當代澳門社會和時代特征、澳門文化精神的重要載體。四是研究澳門經濟社會和歷史變遷的重要史料。因此,如何既要兼顧本地社會大眾的需要,又要為澳門以外不懂粵方言的使用者提供方便,就成為一個首要必須考慮的問題。所以在呈現方式上,他們認為兩者不可偏廢,采取了變通的辦法,一是積極創建澳門口述歷史的網站,通過在線形式,將訪談的各種口述歷史資料,分類歸檔,并整理受訪者的簡歷、職業、口述的剪輯及撰寫的口述歷史提要內容等,讓使用者了解當下澳門口述歷史的基本內容和進展情況。二是出版圖文并茂的書籍。其內容編排或以專題,或以人群,或以特定團體為對象,或通過口述深入挖掘專題資料,或記錄特定人群的活動特點,或如實記錄某一團體的發展歷程,以反映其發展的歷程。三是制成光碟呈現。其內容有訪談錄像、聲音、文獻資料、圖照、旁白文字等,并由專業公司使用當代多媒體技術制作完成,呈現的是綜合立體系統的口述場景,還原了訪談者的真實狀況。

  注重澳門公共史學體系的構建

  口述歷史是歷史學家眼光向下,研究社會公眾歷史的重要史料,也是公眾對自身社會經歷和感同身受的自身歷史的一種認知和闡述,是澳門歷史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過往由于認識不足,社會大眾對自身歷史過程的重視不夠,而官方檔案文獻對其缺乏系統記載,公共媒體的記載有不少報道,但由于缺乏有計劃的整理,又沒有專門的學術和團體對其進行專門整理和保存,所以中西文化研究所前任所長、現任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代校長林發欽教授感慨:澳門口述歷史的重要意義,“不僅補充了澳門現代史文字資料之不足,亦豐富了澳門歷史。就早前對澳門歷史研究情況的考察,澳門現代史最重要的史料實為口述歷史,而非文字史料。現今在世的已過古稀之年的老澳門人,經歷了抗戰、新中國成立、澳門回歸等重大歷史事件,他們的集體回憶構成了一幕幕最真實、生動的澳門現代歷史圖像”。從這個意義上講,開展澳門口述歷史研究工作,就是一項構建當代澳門公共史學體系、復原當代澳門史的十分迫切的重要課題。

  歷史就在每個人的生活中。為了構建當代澳門的公共史學體系,他們確定了自下而上的口述歷史工作重點,將搶救和構建工作合二為一,從2009年開始,將“澳門本土文化口述歷史”研究項目,作為研究所的一項重要任務,組成以現任所長江淳教授為代表的口述歷史研究團隊,持之以恒開展對澳門公眾社會口述歷史的訪談,經過近十年的努力開拓,已初見成效,成為澳門開展專業口述歷史研究的主力軍。從該所已經完成的口述歷史訪談看,其工作設計范疇較廣,其中包括澳門魚行訪談、澳門水陸演戲會、柿山哪咤古廟、大三巴哪咤廟、上架行會館、澳門沙梨頭土地廟慈善會、澳門婦女口述歷史、澳門歷史教育口述歷史、澳門導游行業口述訪談、澳門雀仔園福德祠土地廟值理會、澳門柿山結義堂、澳門西菜面包工會、澳門中華教育會抗戰經歷口述歷史、澳門懷舊收藏學會口述歷史、澳門工會聯合總會、澳門下環福德祠慈善會、澳門筷子基坊眾永和堂訪談、培道校史訪談、路環四廟值理會、氹仔坊眾學校口述歷史、同善堂口述歷史、棚業職業工會訪談、澳門工藝美術工作者訪談、我與澳門歷史研究訪談等。家族訪談有傅老榕家族訪談,個人訪談有劉羨冰校長/羅佩芳園長訪談等。該項訪談工作受訪者總計有330多人,訪次近400人次,以訪談每人平均一次1.5小時計,已存有不少于560小時的錄音、560小時的錄像數據,轉錄文稿超過280萬字。而所里歷史資料電子數據庫所收集的圖片、檔案、雜志、個人收藏品等資料(含實物/掃描、相片、剪報、證書、其他)超過3萬張(冊、本)。

  從口述訪談內容看,包括個人生命史、家族史、行業史、社團史、歷史重大事件、社會思潮等諸多方面;從受訪者社會階層和身份看,成分包羅萬象,包括社會各個階層和澳門的普通大眾,有公務員如澳門前立法會主席、退休治安警察局總警司、警察、港務局退休水警,到大學歷史學教授、研究員、中學校長及歷史教師、幼兒園教師、護士、工藝美術專業工作者、畫師、攝影師、從事金融工作的銀行職員、電力公司職員、房地產業的老板,酒店業經理及侍應、商人、慈善機構同善堂主席、中醫師、社會各團體的理事長,以及從事物業管理和回收舊料行業者、餐廳老板及職員、餐飲業廚師、搭棚業工人、造船工人、打鐵業工人、博彩員、出租車司機、肉販等;從地域范圍看,包括澳門半島、氹仔和路環,空間覆蓋澳門地區;從上下時限看,由抗戰時期一直延續到當下。從這樣一個時空范圍,對如此眾多的社會各階層展開口述歷史,將澳門社會大眾的歷史過程,作一個較為系統的記錄和整理,建立一個影像、聲音和各種文獻的綜合儲存,無疑是一項前所未見的巨大工程,一方面,通過口述訪談獲得有關澳門當代史研究的鮮活史料,極大地彌補了文獻記載的不足和缺失;另一方面,此項工作的開展,無疑為構建澳門當代公眾史學體系開啟了一個良好開端,奠定了一個初步基礎,為眾人開展此項工作搭建了一個可以不斷持續豐富的平臺。而澳門理工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中西文化研究所為此付出的艱辛努力是令人尊敬和欽佩的。

  注重口述歷史成果的社會服務

  如果對澳門理工學院中西文化研究所開展的口述歷史工作作一個簡要概括,就會發現他們不僅特別重視澳門當代公共史學體系的構建和開拓,持續不懈地開展此項研究工作,而且他們還特別注重口述歷史成果為社會服務,是其一個顯著的特點。他們記錄和積累的各種口述史料和文獻,既有助于專業歷史研究者對豐富多彩歷史的理解,使他們能夠使用新資料發揮作用的手段,結合保存下來的各種書面資料和素材,嘗試以更寬廣的視野,客觀分析澳門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促使他們對以往截然不同而又非常細致入微的當代澳門社會的各種問題及其內涵有更加廣泛而深入的解釋;同時,也為那些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普通大眾同樣對自身的歷史有更為清晰的認識和理解,構成自己的敘述方式,并有助于形成他們自己的歷史觀。

  基于這樣的認識和考慮,中西文化研究所為社會服務主要側重于四個方面:一是為澳門社會團體復原自己的歷史譜系提供協助。正如英國歷史學家約翰·托什(John Tosh)所說:“許多口述史學家并不滿足于專業歷史學家規定的程式。他們將口述史視為一種民主的選擇,它將挑戰學術精英對歷史研究的壟斷。不僅要給普通人在歷史學中留有位置,而且還要使他們在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歷史知識的生產上發揮作用。”中西文化研究所的口述歷史研究者,應澳門本地社團的要求,或協助整理其發展史,或補其不足,或續其所無,使其社團演變史自成一個較為完整的體系,從而贏得了社團的信任,也為澳門公共史學的發展貢獻了才智。二是利用口述訪談積累的歷史資料,或為澳門非遺申報提供必要的文獻根據、撰寫申遺文本,或為構建完善其非遺復原譜系、傳承與弘揚提供協助,并為文創產業發展服務。三是為澳門的歷史研究提供不可或缺的重要史料。毫無疑問,口述歷史如同文獻記載一樣,發揮了創造新證據的作用,其重要性與其說是作為一種對歷史真實的表述或一種對共同體政治的表現,不如說是作為表明社會記憶是如何被建構的珍貴的客觀證據。口述歷史的這些證據為我們客觀認識澳門歷史的全貌,提供了一種獨到的見解。它反映了一種現在和過去、個體記憶和公共傳統,以及在“歷史”和“現在”之間的積極關系,也就是說,澳門口述歷史是反映澳門社會記憶寶貴的原材料。四是為愛國愛澳傳統教育提供了生動的素材。澳門華人歷來具有愛國愛澳的優良傳統,他們通過抗戰時期澳門人捐款捐物、派遣醫療隊前往內地救助難民、澳門青年投身抗戰前線,后方澳門各界救災會輸送前方將士所需藥品衣物,支援祖國抗戰的生動事跡和涌現出來的感人故事,結合文獻記載,編輯成圖文并茂的《平民聲音:澳門與抗日戰爭口述歷史》《澳門人抗戰》等書刊,或舉辦專題口述分享會、展覽等形式,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在澳門各界引起巨大反響。

  注重學術研究與彰顯澳門特色

  口述歷史有其特定的研究對象和范疇,作為專業史學工作者直接與社會大眾互動的新模式,搜集當代社會公眾史料的一種新方法,它在實踐過程中,形成了一套必須遵循的理論和方法,在這個過程中,專業史學工作者和社會大眾在對歷史的理解上有同等的重要性和可靠價值,但都有各自的學術取向和約定俗成的“歷史譜系”。如何消除或減少兩者之間的差異和分歧,形成共同的史學理念,實現對歷史學更多的“共享的價值觀”或“共享的認知和闡釋”,構建一個系統完整的當代公共史學體系,以反映澳門當代社會的基本面貌,是當下澳門口述歷史研究的一個重要理論和實踐問題。在口述歷史研究方面,中西文化研究所的工作主要分為四項:一是研究探討新理論和方法,不斷豐富自己的認知,更新自己的知識體系,以完善口述歷史訪談架構,為口述實踐服務。二是與海內外的專業口述歷史研究的學術機構保持良好的學術交流機制,并通過“走出去”“請進來”的形式,向海內外從事口述歷史工作的同行學習,取長補短,避免重蹈他人的覆轍。近年來,他們還舉辦“三巴講壇”,邀請許多在口述歷史學理論研究和實踐方面頗有造詣、實踐經驗豐富的專家學者講學,傳經送寶,從中汲取營養。三是通過舉辦國際性口述歷史的專題學術會議,宣傳澳門口述歷史研究的成果和口述歷史的工作進展。2012年10月16—17日,在澳門理工學院舉辦了“眾聲平等:華人社會口述歷史的理論與實務”國際學術研討會,來自美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兩岸四地約80位學者與會,會議收到論文49篇,對華人社會口述歷史研究的歷史、現狀、發展趨勢及理論和方法等問題展開深入研討,2013年8月,由澳門理工學院前任院長李向玉教授主編的《眾聲平等:華人社會口述歷史的理論與實務》論文集,由澳門理工學院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年9月9—12日,在澳門理工學院舉辦了“天人古今:華人社會歷史教育的使命與挑戰”國際學術研討會,來自德國、美國、日本以及兩岸四地從事歷史教育的教研學者,分享各地歷史教學的經驗,有的還結合口述歷史,對華人歷史教育如何開展建言獻策。四是該所創辦的《澳門史志書系》出版澳門口述歷史的專題著述若干種,如鄭煒明、陳德好著《九澳圣母村——澳門最后的麻瘋病留醫所》,阮玉笑編著《漁家心聲——澳門漁民訪談》,溫學權、楊珮欣主編《會史留聲:澳門中華教育會口述歷史》,林發欽、江淳主編《平民聲音:澳門與抗日戰爭口述歷史》等。

  澳門是一個多族群、多語種、文化多元的社會,各族群、各語種對自身歷史的認知和體系的表述記錄存在較大的差異,而這眾多小“譜系”,正是澳門口述歷史不同于一般地方的顯著特色之一。因此,如何實現“眾聲平等”,將眾多不同的歷史觀和價值體系糅合在一起,構建當代澳門公共史學體系,呈現其多元的特色,所面臨的問題更為復雜,需要解決的困難更多,挑戰性更大,需要口述歷史研究者必須具備超常的智慧和能力。中西文化研究所認為,無論是粵方言的口述歷史形態、葡語口述歷史形態,還是東南亞族群語系的口述歷史形態等都是澳門當代公共史學體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但限于頭緒眾多、專業人員少、一時難以全面鋪開的具體困難,他們采取了先易后難、先華人粵方言,再積累經驗,逐步全面推行的工作方針,其最終目的是復原、構建澳門當代公共史學的基本體系,提供有關澳門社會大眾歷史意識形成的獨特見解,力圖囊括從被忽視的角度,探索歷史中“普通民眾”的生活,以便于努力理解重要的事件和更一般的歷史,讓歷史運轉起來,使之成為對所有歷史學家都具有持久吸引力的領域。

  (執筆:耿顯家)

作者簡介

姓名:耿顯家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