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綏中縣加碑巖鄉上洼村地形獨特——四水合流畫出一把“貴妃扇”
2019年09月18日 15:03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 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上洼村因四水合流形成獨特的地貌而成為“網紅”。無人機在空中拍攝的畫面顯示,村中山間梯田如蝴蝶的翅膀,加上周圍碧綠的山林,呈現在眼前的就是一把碩大的“貴妃扇”。170年前,那對到此開荒謀生的馬姓夫婦絕對想不到,他們在這片山洼生存留下的印記,如今變成一筆寶貴的財富,為人們的遠山夢想勾畫出絢爛的色彩。

  村志

  CUNZHI

  綏中縣加碑巖鄉王家店村

  距鄉政府8公里,地處綏中八大河流之一的狗河沿岸。213省道貫穿全境,是綏中通往河北省青龍縣的交通要道。村子包括11個自然屯,區域面積27平方公里,土地面積3500畝,平均海拔500米。

  據老輩人講,明朝初年,大約公元1400年前后,燕王朱棣掃北時,一個王姓人家從山東省文登市遷到這里,開了一家驛站,后稱大車店,王家店村因此得名,至今已有600多年歷史。

  2006年,當時的毛杖子村、南駱駝洞村、王家店村合并,形成現在的王家店村,其中上洼村因地形獨特而成為“網紅”打卡地。

  董萬功在這里戰斗

  遼沈戰役紀念館至今仍收藏著一面黃底紅字錦旗,上書“人民柱石”四個大字,這是在1945年冬的熱東專署群英大會上,熱東軍區首長授予董萬功老英雄的。

  董萬功是加碑巖鄉周嶺溝村人,出身貧寒,他和他的四個兒子長鎖、長彬、長寬、長瑞不但會種莊稼,還會石匠、木匠,還能上山狩獵、自制火藥和槍砂,槍法特別準。

  “九一八”事變后,漢奸隊長讓董萬功下山開會,去領良民證,交人頭稅,還要給日本人當勞工。董萬功脾氣倔犟性烈如火,明確告訴漢奸隊長,我是中國人!

  后來,漢奸隊長領來了日本兵,進山討伐董萬功。日本鬼子和漢奸采用了各種陰謀詭計,董萬功帶領鄉親同敵人艱苦斗爭,一直沒有屈服。

  1942年春天,中共冀東區委派出武裝工作隊,秘密潛入日偽統治下的加碑巖鄉一帶。董萬功家成了武工隊的大本營,黨在綏中西北山區的抗日局面由此打開。

  1944年初,董萬功積極奔走聯系了20多個青壯農民,集中土槍土炮,成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綏中縣第一支地方武裝。之后,中共凌青綏聯合縣工委又交給董萬功制造地雷的任務。董萬功發動群眾碾炸藥,用玻璃瓶子、木頭匣子、石頭殼子代替鋼鐵,造了很多土地雷。董萬功的農民自衛隊還配合八路軍打伏擊戰,炸死炸傷80多個日本兵。后來,他又培養了50多名土地雷手,這是中共在遼西地區建立的第一個地下兵工廠。

  今年85歲的村民馬紹銀回憶說:“那時候董萬功經常在我們村這一帶活動,我們村還有好幾個青年人跟著他參加了農民自衛隊。”

  “董萬功采用地雷戰阻擊國民黨軍隊的戰斗就在那邊打的。”馬紹銀那年12歲,他接著說,“那邊的山嶺上,過去都埋過地雷,敵人不敢過到這邊來。”

  那是1946年4月,綏中縣支隊100多人奉命阻擊進攻承德的國民黨第五十三軍萬余人,他們在上洼村北的高甸子迷子溝同敵軍激戰。董萬功聞訊帶60多個民兵迅速趕到,他們用步槍、地雷阻擊敵人,使得敵軍兩天時間只前進了5公里。

  在微信朋友圈中熱起來的古村落

  “聽說過王家店的那個村很漂亮,有機會一定去看看。”在綏中縣城,跟人們嘮起綏中縣加碑巖鄉王家店村,人們會跟你這樣講。

  為什么要強調“王家店的那個村”呢?

  原來,在鄉鎮合并以前,王家店是鄉級政府組織,后來撤銷并入加碑巖鄉,過去鄉所屬的各個村也就變成了村子的自然屯。

  現在的王家店村有11個自然屯,很多自然屯中都留存有一定數量的農村傳統建筑,其中,有一個自然屯位于海拔500多米高的大山深處,全部建筑保持了農村建筑的傳統風貌,如同被這個快速發展的時代遺忘了一般,這便是上洼村,過去又叫“老馬上洼村”。

  翻看綏中縣的有關資料,在當地最初調查的傳統村落名錄當中,并沒有王家店村。那么,這個隱在深山中的村落是怎么進入傳統村落研究專家視野的?

  加碑巖鄉黨委書記劉樹來說:“上洼村的發現得益于現代信息傳播技術,它先是在微信朋友圈中火起來的。”

  現在已經沒有人能說得清,到底是誰最先在手機的朋友圈中推送上洼村的自然、人文風光,但是在整理有關王家店村傳統村落的資料時,記者注意到很多資料中都提到“遼西第一黨支部”和“老綏中縣政府舊址”。

  這是綏中縣兩個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查看綏中縣地圖,如果在“遼西第一黨支部”所在地加碑巖鄉黃木杖子村和“老綏中縣政府舊址”所在地明水鄉東洼子村之間連上一道線,那么加碑巖鄉王家店村位于這條線的中間位置。

  近年來,為了推動當地紅色旅游和改善農村交通狀況,綏中縣加大了這一地區的道路交通基礎設施投入,將過去高低不平的沙土路改造成水泥或柏油路面,道路通行狀況大為改觀。同時,結合綏中多山瀕海的獨特地理條件,當地還在政府的推動下舉辦了春季賞花會活動,進一步引導和助推人們登高山訪奇景的熱情。

  人們在加碑巖鄉一帶山間、林地、花海拍下的各種照片被迅速地傳播到網絡空間當中。這期間,上洼村獨特的環境和村貌也引起了葫蘆島市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對保護這一傳統村落的重視。

  當然,人們普遍認為,在互聯網上引爆上洼村的還是中國傳媒大學博士生導師、中國古村落保護與發展專業委員會主任趙琛,他利用無人機在上洼村拍到了一幅上洼村的自然與人文景觀交融所形成的“貴妃扇”畫面,已經毫無爭議地成了上洼村的名片。人們只要在互聯網上錄入“老馬上洼村”,屏幕上立即便會出現這幅動人的畫面。

  走進老馬家的百年老屋

  上洼村現有人口110人,28戶人家的男主人都姓馬,他們是一個先祖的后人,到馬文利這一代已經傳承到第八代。

  從目前整理出來的材料看,馬家來自山東省登州府(現登州市)小溪村,當初他們的先祖馬倫是跟隨明初燕王朱棣掃北時離開家鄉的。關于馬倫,目前在史料中還沒有查到更多記載。

  馬倫定居在河北省撫寧縣駐操營馬嶺莊。根據現存馬家宗譜記載,若干年后,馬倫后代中有一子名叫馬永達遷居到遼寧省綏中縣加碑巖鄉黃木村炕溝屯,馬永達育有五子,其中一子名叫馬有祥后來遷居到上洼村,成為現有記載中村里的第一代創業者。

  最近,人們在打掃先祖馬有祥留下的老屋時,發現了一份土地文書,寫在一塊白絹上,記錄的是馬有祥子侄輩的土地買賣,時間是道光二十九年,即公元1849年,由此推算,上洼村先祖到這里開荒有170年的歷史。

  上洼村有年歲的老人說:“聽老輩人講,我們這位先祖為人憨厚,與世無爭,不然也不會只有兩口子就到這里來開荒。”

  時間回到170年前,看看上洼村梯田以外叢生的草木,便可以想象僅僅兩個年輕人,當時在這片荒野當中有多少困難在等待著他們。

  馬有祥的老屋還在,石墻、瓦頂,如果將上洼村平面看成是只蝴蝶,老屋所在的位置大體相當于蝴蝶頭的位置。人們都說這個位置非常好,前面抬頭可以看見對面元寶一樣的大山,后面山上有塊巨石,形如一把太師椅。上世紀80年代,在這個老屋里長大的馬紹秋考上了中國科技大學,那是連附近村子都轟動的一件大喜事。

  因為同根共祖,上洼村人保持了先祖忠厚、樸實、熱情的家風,族里添丁進口,加蓋新房,也是全村人一齊動手,所以整個村落的建筑都保持了基本一致的風格:磚石打墻,青瓦蓋頂,屋脊的兩端都翹著一對吉祥頭。

  當然,每家房頂的裝飾并不完全相同,記者仔細觀察,大約與工匠裝飾時的想法有關,有的房脊正中裝飾的向日葵圖案,有的裝飾更像是牡丹花。

  馬文禮是馬文利的表哥,他家的屋子收拾得干凈利落,甚至房梁上都看不到明顯的灰垢。家中正在使用的各種家具,像那種老式的梳妝臺、帽盒、木柜,沿著火炕對面的山墻排成一列,更像是一個民俗陳列展。

  馬文禮是村里秧歌隊的樂師,會拉二胡和一種叫做大嗡的弦樂器,它們現在都安靜地擺在屋子一角,春節前后,秧歌隊出場才是它們大顯身手的時候。

 

  記者手記

  SHOUJI

  綏中位于東北地區通往山海關內的咽喉要道上,處在這個繁忙的交通干線,貨物運輸順理成章成了這里的一個重要產業。

  在車來車往的公路上,從一列列滿載貨物的大卡車旁經過,長長的貨運隊列,轟鳴的馬達聲和巨大的車輪帶起的陣陣灰塵比較集中地展示了現代社會都市生活中讓人心浮氣躁的喧囂的一面。

  在這樣的嘈雜聲中久了,人不免會產生回歸的渴望,把腳伸進清涼的泥土,把手插入碧綠的草叢。

  如果一天當中,在城市的喧鬧嘈雜與鄉村的寧靜坦然間走上一個來回,你會通過對比,更加深刻地認識到,現代的都市生活固然必不可少,但是傳統鄉村生活那種與大自然的深度融合則更顯得彌足珍貴。

  古樸天然的上洼村為世人所發現,讓記者產生了更加奢侈的想法:看看天邊那片遠山,那里是不是還有更多的驚喜等待著人們去發現?

  進村需要過“三關”

  加碑巖鄉農經站站長馬文利的家在上洼村,他在那里生活了大半輩子。他告訴記者,以前還真沒注意到自己的家鄉有什么特別,現在看到網上的評論,越來越覺得家鄉與眾不同。他現在也在收集整理上洼村的各種資料,并且用手機拍下不同季節里上洼村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中。

  采訪車離開柏油路,在一處新修的停車場前停下。接下來的路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坐車沿著新開出來的一條沙石路直接上到村邊的小山岡上,另一條路只能步行,是過去170年間,上洼村里人一直走過的登山小路。

  “如果想看上洼村的獨特風水,還得走登山老路。”馬文利說。

  很早以前,當地人就知道上洼村有三道石門,還起了個好聽的名字,叫“三虎把門”。

  沿著進山的小路走過百余米,山路左側的崖壁上有一條小溪嘩嘩地流著,馬文利說:“這條小溪這么多年來一直這樣流,從來沒有干涸過,過去村里人吃水都到這里取,擔到山上去。”

  溪水旁就是露著新碴口的巖石。“這里就是第一關,過去這里是懸崖,溪水從懸崖不到一人寬的小縫里流出來。那時山路也不在這里。”馬文利又指向路右側已經被樹木覆蓋的半山腰,說:“過去,我們這些孩子下山挑水都是從那邊上去的。”

  上世紀70年代,當時的生產隊為了發展生產,想要村里進馬車,人們在這處懸崖上鑿眼放炮,用了幾百公斤炸藥才將這道天然的石門炸開一個缺口,懸崖的碎石堆在崖下才形成了現在的路。

  雖然當年的懸崖不見了,但是兩側直立的山巖仍然在告訴人們,這里“關”的意味還是很足。

  繼續前行數十米,我們看到了同第一關相近的情況,也是在那一次修路的時候炸開的。

  一行人繼續前行,來到一個峭壁前,馬文利說:“過去我們村的馬車也只能趕到這里,沒辦法進村。”

  前面登山的路是沿著山崖修筑的“之”字形階梯,當年馬文利和小伙伴每天在這里跑上跑下,從沒聽說誰出過什么事,但是他還是關照一行人,盡量靠近山巖一邊走,階梯另一邊是直立的懸崖。

  登上第三關,眼前出現一塊有百余平方米平展的石面,上面的溪水經這里流到下面的山谷。馬文利說:“天氣暖和的時候,村里的婦女總愛聚在這里一起洗衣服。”

  站在關口巖石上遠眺,青翠山嶺現在被甩在了下面,馬文利指點著左右的山谷說:“專家來到這里看過山勢,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共有四條山谷的溪水在這下面匯聚到一起,從我們進山的那條山谷中流出去,據說這樣的地貌在我國北方還是第一次發現。”

  當然,在這之前,上洼村的前輩們也為這一地貌感到自豪,他們倒是沒有注意到四溪匯流的獨特,而是對山洼前這三道隆起的山岡非常滿意,還給它們取了吉利的名字,分別叫做梁東龍頭、腰梁龍頭和杏梁龍頭。

作者簡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