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
瞿鄭龍:如何理解“法理”? ——法學理論角度的一個分析
2019年09月20日 09:27 來源:《法制與社會發展》(長春)2018年第6期 作者:瞿鄭龍 字號
關鍵詞:法理/法理學/概念化/研究對象

內容摘要:

關鍵詞:法理/法理學/概念化/研究對象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法(理)學成為法(理)學的重要標志和基本方式是對其自身研究對象、方法及其限度的自覺和反思,對于法理學研究對象的自覺和反思,構成了“法理”概念提出的主要理論問題意識,也是其重要理論意義所在。既有法理學研究對象的理論模式存在未能區分法理學與法學其他科目的研究對象、不當限縮法理學研究對象和混淆法理學研究對象與其他相關問題等缺陷。“法理”概念具有豐富的內涵、廣泛的論域、不同的層次和多重的維度,這使得“法理”具備了成為法理學研究對象和中心主題的理論基礎,把“法理”界定為法理學研究對象的理論相較于既有理論模式具有更大的理論優勢,有助于推進法理學成為真正的“法理”之學。

  關 鍵 詞:法理/法理學/概念化/研究對象  

  一、“法理”概念的提出與“法理”問題的開放

  張文顯教授在《法理:法理學的中心主題和法學的共同關注》一文(后文簡稱“《法理》”)中,基于對既有關于法理學是什么,尤其是法理學研究對象之種種理論的自覺和檢討,以“中西法理學研究對象的梳理和反思作為重構中國法理學的邏輯起點”,試圖對法理學的問學方式和學問特質予以重新認識和定位。基于這種問題意識,《法理》凝練了“法理”的概念,通過對“法理”進行歷史考察、語義分析和意義分析,闡釋了“法理”在法學理論和法律實踐中的功能和意義,提出“法理學不僅僅要回答法律是什么、法治是什么,而更應當著力回答法理是什么、法理的意義何在”,主張法理學應是“法理”之學,“法理”應當成為法理學的研究對象和中心主題,倡導部門法學者共同關注和研究“法理”。①《法理》的核心問題意識就是法理學研究對象的“問題化”,與之相應的學術命題就是通過“法理”的“概念化”,證立“法理”作為法理學中心主題的義理,并經由此理論工作而使“法理”成為法理學的基本范疇。如果說張文顯教授在《法哲學范疇研究》中系統分析了法理學的基本范疇、中心范疇及其內在機理,②由此正式構建了一套涵括了“法學”、“法律”、“法治”三個基本題域的法理學范疇體系,③而且使得這套范疇體系成為中國法理學頗具影響的基礎性和支撐性知識體系、理論體系和話語體系,④那么,“法理”概念的提出則進一步更新了這套范疇體系,并使其更為嚴整、融貫。“每一種科學都運用概念和范疇,并且提出概念和范疇的一定體系。但是任何科學的主要困難不在于理解概念在認識客觀世界中的作用,而在于建立和擬定概念、范疇和規律的體系。”⑤法理學尤其是中國法理學的興起、成長和進步同樣是一部創制基本概念并將其科學化、理論化和體系化的歷史。因此,作為一個全新的基礎性法理學范疇,“法理”概念的提出對于法理學自身的發展無疑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

  但是,正如愛因斯坦所言:“科學的目的,一方面是盡可能完備地理解全部感覺經驗之間的關系,另一方面是通過最少個數的原始概念和原始關系的使用來達到這個目的。”⑥如果說作為法學理論根源的法律生活世界具有“復雜性”的本原實踐樣態,那么一般來說,法學理論卻應當遵循“簡單性”的方法論原則。⑦因此,面對“法理”這個全新的法理學范疇,首先需要思考的兩個基礎性和前提性問題就是:第一,“法理”概念有何必要?即“法理”概念針對的是何種問題?關涉到法律的哪些義理?“法理”作為新的法理學范疇,若具有法學理論和法律實踐意義,那么其必須具有明確的理論或實踐“問題意識”“法理”概念必須“問題化”。第二,“法理”如何能夠成為新的概念?即“法理”的概念內涵、外延及其屬性為何,這個概念如何回應其所針對的“問題”以及“法理”為何能夠發揮和承載其所設定的理論功能和實踐意義?也就是說,“法理”必須“概念化”。正是基于這兩個方面的問題,本文試圖從法學理論的角度,⑧探究“法理”概念的理論問題意識和基本概念屬性,揭示“法理”概念的理論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瞿鄭龍 工作單位: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pk10软件下载